欢迎访问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中心
上海知识产权保护“优秀”!专家:建议探索新技术应用

日期:2021-04-29来源:长三角日报

者:吴斯洁

来源:长三角日报

4月27日下午,上海市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上海市副市长陈群在会上介绍上海市知识产权保护情况。



“知识产权是城市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支撑,知识产权工作水平则是城市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体现。” 陈群表示。


据悉,2020年,上海在国家首次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检查考核中获评“优秀”等级;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最新发布的《全球创新指数报告》科学技术集群中的排名上升至第9位。


具体来看,2020年,上海全市法院受理知识产权案件同比增长70.54%;检察机关受理审查逮捕和审查起诉知识产权犯罪案件分别增长95.50%和40.10%;公安机关侦破侵犯知识产权案件增长15.70%。


2020年,上海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分别为8.28万件和2.42万件,同比分别增长16.01%和6.48%;PCT专利申请量3558件,同比增长29.85%;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14.56万件,同比增长12.20%,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60.21件,在全国各省市中排名第二。商标申请量50.53万件,同比增长15.14%,新增商标注册量30.74万件,有效商标注册量173.74万件,同比增长17.98%。作品版权登记数31.89万件,同比增长9.30%。共拥有地理标志商标17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8个。


在跨境贸易营商环境方面,据上海海关副关长张翼介绍,2020年,上海海关在进出口环节共查获侵权商品1.7万余批次,同比增长23.7%,连续3年位列全国海关首位。2020年,上海地区新增知识产权海关备案523件,同比增长70%,新增权利人106个,连续两年保持高速递增。


此外,上海市市场监管局副局长彭文皓彭文皓表示,上海2020年办结知识产权执法案件2555件,涉案金额6264万元,移送司法机关案件58件。其中,开展 “铁拳”行动,针对抗疫防护用品、农村食品、儿童用品等重点商品,严查商标、专利、地理标志等侵权假冒违法行为,共查办案件636件,占比约25%。


在外商投资领域,上海对商标侵权、假冒专利等违法行为加大惩治力度,查办涉及外资品牌侵权案件1025件,占比约40%。


持续增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


在上海市《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中,强化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是作为一个重要工作导向,包括将“每万人口高价值发明专利拥有量”列入主要指标(替换“十三五”期间的“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指标);同时,全面强化知识产权保护、促进知识产权运营、加强知识产权服务供给等一系列部署,也都体现了以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支撑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目标要求。


今年是“十四五”的开官之年,陈群表示,“我们将在年内启动实施《上海市知识产权强市战略纲要(2021—2035)》,高起点规划本市知识产权中长期发展目标、任务和项目。”


“同时,加快筹建中国(上海)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发挥WIPO仲裁与调解上海中心功能,推动建立统一的知识产权信息化综合服务平台,强化‘一站式’‘一窗办’综合服务,拓展各类知识产权公共服务机构功能,助力区域、产业、企业创新发展。” 陈群说。


此外,《上海市知识产权保护条例》已于3月1日正式施行, 该条例是上海首部知识产权保护综合性地方法规,完善了知识产权保护工作法规体系,也是加快建设科创中心、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推进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化化的战略选择。


上海市知识产权局局长芮文彪表示,下一步,上海将深入推进知识产权民事、刑事、行政案件“三合一”审判机制改革;加快建设中国(上海)知识产权保护中心;研究加强新业态新领域的知识产权保护,加强商业秘密保护,跨境跨领域的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规则;持续部署开展“铁拳”“剑网”“昆仑”“蓝天”“龙腾”等专项活动,加大行政处罚力度。


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人员邓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营商环境的营造离不开创新驱动,而知识产权的发展,是创新的来源与基础。毋庸置疑,创新驱动应是围绕知识产权创造、保护、管理、运用和服务展开的。对此,我国提出了强化知识产权全链条保护,打通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管理、服务全链条,综合运用法律、行政、经济、技术、社会治理等多种手段,构建知识产权大保护工作格局。”


探索新技术应用


4月27日上午,上海市知识产权联席会议上公布了上海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十大典型案例。


芮文彪表示,今年上榜的十大典型案例内容覆盖了专利、商标、著作权、商业秘密、奥林匹克标志等领域,涉及民事、刑事和行政执法案件。


其中,李海鹏等9人侵犯著作权罪案中,被告人生产销售的“乐拼”拼装积木仿冒“乐高”拼装积木,涉案金额高达3.3亿元,该案主犯以侵犯著作权罪获刑6年并处罚金9000万元。


上海漫梦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侵犯著作权案中,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执法总队及时查处侵犯日本熊本县“熊本熊”著作权行为,体现了上海执法机关对外国权利人知识产权的同等保护。


此外,上海卢欧国际贸易公司等恶意抢注“火神山”“雷神山”“李文亮”商标系列案的查处,及时回应了社会关切,向社会传递了正确的商标注册理念和规则。


记者注意到,对文化产业知识产权的保护属于较有难度的部分,而目前上海的文化产业又处于相对偏弱、亟待发展的处境,加强对文化产业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刻不容缓。


邓文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对文化产业发展中的知识产权,如文字作品、音乐作品、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等,应予以‘严保护’‘快保护’‘大保护’‘同保护’。”


不过,邓文也表示,虽然保护力度不断增强,保护手段不断更新,文化产业发展中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已发生深刻变化,但知识产权保护难度依然较高。


“究其原因,一是侵权手段更为多样,侵权方式更为隐蔽。新技术的革新变相催生了一系列新的知识产权侵权形式,如移动端搜索引擎和浏览器、自媒体账号以及聚合阅读软件等载体侵权,影视类短视频侵权,非法破解技术措施等,同时侵权盗版整体向隐蔽化、地下化、分散化发展。”邓文说。


其次,维权成本高。一是发现侵权行为与确定侵权主体成本高。通常侵权行为难以发现,侵权主体难以明确,权利人往往需要耗费较多时间成本和精力才可以发现侵权行为与确定侵权主体。二是公证成本高。诉讼环节法院一般要求权利人提供作品侵权的公证证明文件,公证成本较高。三是诉讼成本高。诉讼耗费的时间长,如聘请律师还需额外支付律师费用。


“此外,维权判赔额低。文化产业发展中知识产权侵权判赔额低,一直是影响权利人维权意愿的重要因素之一。”邓文进一步表示,“尽管新修订的知识产权法律明确进一步扩大保护范围,确立惩罚性赔偿制度,大幅提高侵权法定赔偿额上限,但惩罚性赔偿依然处于探索阶段,对于惩罚性赔偿的理论逻辑、适用条件、适用范围等,理论界与实务界依然存在争议。同时,法定赔偿上限的提高并不一定就代表维权人能够通过维权最终获利。”


邓文建议,“为加强文化产业发展中的知识产权保护,可以探索如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追溯盗版源头、监控盗版内容、收集盗版证据等环节中的应用,加快建构知识产权侵权‘黑名单’库和知识产权侵权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完善落实惩罚性赔偿机制等,加大对文化产业发展中知识产权侵权的打击力度和惩罚力度。”




返回顶部